主动申请援疆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专访附属第一医院援疆干部何东升教授

“我是主动请缨前往新疆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今年2月,何东升教授刚结束援疆工作,从遥远的喀什回到花城广州,在记者面前的他,依然有些风尘仆仆。

2015年8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何东升作为广东省第七批援疆医疗队成员,接替同事刘金龙教授,前往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为期一年半的支援建设工作。在刘教授创立了神经外二科以后,何东升继续巩固科室基础,传授附属第一医院的先进技术,培养当地医生,完善受援医院的医疗管理体系,在喀什地区留下了一支“永不离疆”的高素质神经外科团队,让当地病人无需前往乌鲁木齐即可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因援疆期间的杰出贡献,何东升获得了由中共新疆自治区委、喀什地委颁发的优秀援疆干部荣誉证书,并获得援疆干部人才记功奖章。

患者赠送锦旗

 

把优良传统带到遥远的喀什

在刘金龙开创神经外二科以后,何东升便要肩负起培养医生、开展教学工作的重任。到达喀什地区第一人民院以后,何东升意外地发现当地医生的学习热情相对不高。接下来的工作要怎么开展呢?这可有点愁人。

何东升决心把中山医勤于读书的氛围和传统带到喀地一院。在他的倡议和筹备之下,神经外科每周定期举办读书分享会,安排一位医生作读书报告,渐渐在这个年轻的科室里营造起阅读和学术交流的氛围。

何东升以附属第一医院的管理模式和培训方法为基础,在喀地医院推行三级查房制度和教学查房制度。他强调查房过程中遇到病例要举一反三,并系统地讲解了神经外科疾病的基本知识。“遇到一个具体的病例,我就把它作为重点,把相关的知识都讲一遍。讲完了这个病,也会对其他相关的病例一并作讲解。”在没有手术的上午,何东升至少花两小时在查房上。他说,从前喀地一院的神经外科主要是做外伤和脑出血的相关手术,治疗肿瘤对于他们来说是“新东西”,有很多知识需要从头学习。当初刘金龙教授成立新科室时,挑选了不少年轻医生,这些年轻人对何东升传授的新知识也很感兴趣,早上查房听讲解,晚上自己读书学习。当地医生的求知热情,也鞭策着何东升不断提升自我。“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也有不少收获。喀什地区脑病的病种和广州不太一样,结核性脑病和艾滋病脑病在那里是高发病。当地医生对这两种病的知识很缺乏,我自己也是根据新情况不断学习,然后再教他们。”显然,教和学永远都是相辅相成的。

何东升给予的指导是相当细致的。他坚持每天早上准时到岗,详细听交班内容,及时纠正护士在交班中存在的描述错误和不恰当的医学术语。对医生交班内容和值班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处理不当之处,他也会一一指出,参照附属第一医院的模式推进当地医院的管理规范化。科室下级医生诊疗时遇到的困惑,他也耐心讲解,还会定期举行科内学术讲课,提高医生们的理论知识水平,以便他们掌握国内国际最新专业发展动态。

在刘金龙和何东升两位援疆专家的“传”、“帮”、“带”下,喀地一院的神经外科已经建立起一整套高效完整的术前、术中、术后管理体系。

 

后勤工作功不可没

因为援疆工作中的杰出表现,何东升获得优秀援疆干部荣誉证书和援疆干部人才记功奖章。据悉,援疆干部中只有不到20%的人能获得这两项殊荣。对于自己获得的荣誉,何东升谦虚地归功于附属第一医院细致入微的后勤工作。“是后方同事的默默付出,让我得以安心在新疆工作。”他感激地说。

何东升患有高血压,需要长期服药。前往新疆之前,他曾担心所需的药物在新疆无法购得。这时,是附属第一医院人事处的金玉善处长为他解决了后顾之忧。“金处长向医院申请了药物,让我得以带去新疆。我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除了在健康问题上得到医院的关怀外,在行政手续上他也处处得到同事的包容和理解。“其实不只是我一个人在新疆奉献自己,为了建设可靠的大后方,医院的许多同事也在默默奉献。”何东升有感而发。

 

援疆工作无怨无悔

援疆工作强度大、压力大,还随时会面临身体健康和人身安全的问题。当记者问到援疆一年半的岁月是否值得时,何东升坚定地给予了肯定答案:“我是主动请缨前往新疆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援疆医生在当地有着很高的地位,喀地一院相当支持何东升的工作。“当地医院领导很信任援疆医生,为我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科室的医生也很配合,因而我的很多想法都得以实现。”即使在当地,广东援疆医生也美名远播,很多病人听说喀地一院来了广东的援疆医生,都要求留在当地就诊,而不是辗转去乌鲁木齐就医。何东升感慨,在一批又一批广东医疗队成员的努力下,“广东品牌”是真的打出来了。“病人对我百分百信任,依从性特别好,我工作起来也非常顺心。”

在生活上,何东升处处感受到国家对援疆干部的关心和肯定,除了提供良好的住宿环境,生活用品也一定俱全。为了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方便出入,平时还有车辆接送。“国家对我们真的很好,当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应该义不容辞。”

何东升对于援疆生活的感触,在其他援疆干部之间也引起了共鸣。他说:“援疆干部来到喀什,据我了解,没有一个人是后悔的。”他解释,在这里救治病人被赋予了另一项崇高的意义——促进民族大团结。中山医学院告诫医者时刻谨记“医病医身医心,救人救国救世”的责任。在新疆,何东升深切感受到行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晚上闲暇时,大家就坐在一起喝茶讨论病例,合作交流的气氛特别好。”

一年半的援疆工作结束了,然而何东升和新疆人民之间的情谊并不会终结。他向记者展示了病人向他赠送锦旗的一张照片,并分享了一段趣事。“那天早上病人要出院了,打算向我送锦旗,然而我临时接到出诊任务,没有办法亲自接锦旗。科室的医生替我接了,拍了照片,还用图像处理软件把我的头P在照片上,小小一个,还真不怎么看得出来修图的痕迹。”回忆起这段小插曲,何东升面带微笑地说:“新疆人民,挺可爱的。”

何东升教授带领科室下乡开展精准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