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金刀”撑起南疆最强神经外科——专访附属第一医院援疆干部刘金龙教授

历时6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刘金龙拄着拐杖走下手术台,惊觉小腿肿了一圈。此前,刘金龙的左小腿腓肠肌拉伤,骨科医生要求他休息“制动”两周。但因为随后安排了脑膜瘤手术,以及要为一名援疆干部进行脑外伤急诊,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体,拄着拐杖,忍着剧痛,挪行于ICU、病房和手术室之间,为病人排忧解难。稍作休息以后,他又再次进入手术室,单足站立,完成了历时4小时的垂体瘤手术。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刘金龙健康的右腿已不堪负荷,累得颤抖……见此,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邹小广感叹:“他是了不起的‘拼命金刀’!”

刘金龙教授在喀什实施手术

刘金龙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从2014年2月到2015年7月,他作为广东省第七批援疆医疗队成员,远赴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执行为期一年半的援疆任务。在此期间,他为受援医院建立了神经外一科(主攻血管病和脊髓疾病)和神经外二科(主攻肿瘤和功能性疾病)两个专科,为该院的神经外科筹备和举办了建科以来首次神经外科学术会议。刘金龙秉持着附属第一医院人的奉献精神,毫不迟疑地投身援疆工作,把优质的服务和精湛的技术带给边疆人民,被中共新疆自治区委、喀什地委授予优秀援疆干部荣誉证书,并获得援疆干部人才记功奖章。

 

挑起重任 创建神经外二科

“拄着拐杖上手术台”的事迹已在喀什当地传为美谈,然而回忆起此事,刘金龙并不觉是什么丰功伟绩。据悉,彼时喀地一院的神经外二科成立不久,每天都有大量的病人前来。新兴科室里骨干医生紧缺,许多会诊的工作都落在了刘金龙身上。“病人多,我一刻都不能拖。这也没什么,既然去了援疆就多干点实事儿吧。”刘金龙如是说。

创立神经外二科,是刘金龙实地考察了喀地一院神经外科的基本情况后提出来的方案。在他赴任以前,广东援疆医疗队已经对该院的神经外科扶持了三年,但这个科室依然没有自主开展手术的能力,多数择期的手术还得请上级医院专家协助完成。“过去喀什地区的脑功能性疾病患者只能送去乌鲁木齐治疗,两地距离超过1000公里,太折腾了。”有感于民生疾苦,刘金龙抵达喀什之初即给喀地一院领导写了神经外科未来三年的发展规划,力图把中大附属第一医院的管理方式和培训方法渗透进神经外科的学科建设中。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他把原来的神经外科分成神经外一科和神经外二科,并担任神经外二科主任。他不仅要带教神经外二科的医生开展脑肿瘤和功能性疾病手术,同时还兼顾神经外一科的血管病、先天畸形和脊髓手术的开展,并协助神经外科ICU的管理和医疗指导工作。

从此刘金龙便开始身兼数职的忙碌日子,每天接诊大量的病人,全天排满手术是家常便饭。曾经,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上查完房,先在神经外一科做脊髓栓系手术。下午一点,第一台手术结束,又马不停蹄地为神经外二科的脑恶性胶质瘤病人做开颅手术。连午饭也来不及吃,便在显微镜下工作整整7小时切除肿瘤。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路上,突然接到电话,就匆匆赶赴急诊抢救一个头面颈部复合伤合并休克病人。直至病人生命体征平稳送回ICU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刘金龙争分夺秒地休息,因为明天还有一台手术等着他……刘金龙的敬业奉献,喀地一院的院长看在眼里,感动在心。他多次为这位广东援疆医生竖起大拇指,夸赞他是了不起的“拼命金刀”!

刘金龙的努力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喀地医院神经外科得到了飞跃发展,在他支援工作结束之时,该院已经具备独立救治喀什地区脑肿瘤和脑功能性疾病病人的能力,让患者在家门口便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因此,神经外科科室获得了2014年喀地一院先进科室的称号,这是该院神经外科首次获得这项荣誉。

 

办会议 录节目

积极提高学科声望

学科发展不仅需要一支强有力的医疗团队,还要在社会上形成一定的影响力。2014年8月,借着喀地一院80周年院庆的东风,刘金龙率领科室举办了首届南疆神经外科学术沙龙。会议邀请了广东、上海、乌鲁木齐的专家,就脑肿瘤、脑血管病及功能性神经外科疾病的最新诊断和治疗进行了全面的交流和讨论。附属第一医院也对此次活动大力支持,派出了神经外科学科带头人黄正松教授出席并作专题讲座。黄正松通过生动的影像资料对目前治疗颅底肿瘤的最新理念,显微解剖、显微器械、显微操作的技巧,术中术后需要注意的问题做了详细的讲解。刘金龙也亲力亲为,在专题讲座上对三叉神经、面肌痉挛、疼痛和帕金森病等功能性疾病的神经外科治疗进展和治疗现状进行了剖析。据悉,这是喀地一院神经外科建科以来举办的第一个高层次学术会议,为南疆三地州的神经外科临床工作者了解和学习国际前沿诊疗技术提供了交流学习的平台,提高了喀地一院神经外科的学术声望。

为进一步提高科室的社会影响力,刘金龙还参与了健康卫生教育节目的录制。在电视上,他向边疆人民普及了三叉神经痛的诊疗新进展知识,让更多的病患接受科技进步带来的实惠。广大民众闻讯而来,连伊宁地区的病人都赶来喀地一院接受手术,恢复健康。刘金龙精湛的医术,增强了喀地一院神经外科在当地的知名度,他本人也被当地老百姓亲切地称呼为妙手回春的“金龙刀”。

 

远程会诊 心系新疆

现在,喀地一院的神经外科已经成为南疆地区最强的神经外科。对此成绩,刘金龙始终保持谦虚。他谦称,自己只是为援疆工作打了一点基础。“开科初期,每天都要应对大量的病人。医生培训这方面,我只能边做边教。细致系统的教学和管理制度的完善,主要还是由后来接力援疆的同事何东升教授做的。喀地一院神经外科能取得这样的进步,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从2015年7月返回广州至今,刘金龙离开喀地一院已经一年半了,但他心里一直记挂着那里的医生和人民。“我加入了喀地一院之家的微信群。”刘金龙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平时在微信上,他会和当地医生讨论病历,互相提意见。他坦言,培养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实在太不容易了。“神经外科的专业性太强,十年能出师的神经外科医生少之又少,我和何教授接力援助三年是远远不够的。幸好他们的远程会诊系统挺好的。平日我也和他们保持联系,能帮多少,就尽量帮多少。”

援疆医疗队利用节假日到乡下义诊